当前位置:常乐鳊鱼新闻>>国际>>庞中英专栏 | 领导人换届之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

庞中英专栏 | 领导人换届之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

来源:常乐鳊鱼新闻 2019-11-22 07:35:09

常乐鳊鱼新闻
内容提要:庞中英面对新局势,2019年,两大国际金融组织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前“换届”,意味深长。国际组织领导人更换一般意味着国际组织改革(变革)的机会。国际金融组织向何处去?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时,美国

庞中英

面对新形势,2019年对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两个主要国际金融组织来说,将是提前“变革”的重要一年。新领导人会给两个主要国际组织本身,甚至世界经济秩序和全球经济治理带来积极或消极、渐进或倒退的变化吗?

2019年10月1日,保加利亚经济学家克里斯蒂娜·乔治娃(kristalina georgieva)就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12任总裁,接替即将出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任期五年。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9年4月更换了总裁。美国人大卫·马尔帕斯成为世界银行第13任行长,接替此前辞职的金墉。

国际组织领导人的变化通常意味着国际组织改革(变革)的机会。拉加德自2011年以来一直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他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带来了历史性的改革。2019年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也意味着新的国际金融组织的改革吗?这些变化会是什么?改革会继续朝着许多成员国、国际社会和全球经济所期望的方向发展,还是会出现新的方向和结构变化?

目前,许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国内经济和治理,以及其经济在世界范围内运作的外部条件----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多边体系)----正处于非常复杂的十字路口。国际金融组织(国际金融体系)走向何方?

本文的主要目的不是回答,而是提出上述问题。

“中国金融40论坛”研究部余浪写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任总裁和长期的困难都来自发展中国家”(2019年10月3日)。这是一个及时的中文评论,有助于国内关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领导层变动的影响,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阿根廷等“新兴市场”面临的债务危机。我注意到了余浪的评论,不仅是因为我一直在观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的更换,还因为文章说imf新任总裁“来自发展中国家”或“来自新兴经济体”:“此前曾在乔治娅担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的乔治娅,是继拉加德之后的第二位女性总裁,也是imf自1944年成立以来的第一位新兴市场经济体总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和欧洲国家(指战胜国)建立了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金融组织。根据布雷顿森林体系和布雷顿森林协定,非正式地说,世界银行行长是美国人,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欧洲人。自1944年以来,这条规则已经有75年没有被打破了。

乔治娅是保加利亚公民和欧洲人。因此,她被任命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符合欧洲人担任总裁的条件,欧洲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规则得以保持。

保加利亚共和国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的东部。它是欧洲大陆最古老的国家之一。

根据联合国的定义,保加利亚今天是一个“发达国家”,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当然也不是一个“富裕国家”。1989年后,保加利亚实现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成功“转型”。保加利亚于2004年加入北约。保加利亚于2007年正式加入欧盟。欧盟是一个“发达经济体”集团。保加利亚有时被视为“新兴欧洲”。然而,在全球范围内,保加利亚一般不被视为“新兴经济体”,因为“新兴经济体”特指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体,特别是中国和印度。

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是来自保加利亚的乔治娅,她仍然给人们一些联想。这种联系不仅是由于保加利亚昨天在欧洲和今天在欧盟的特殊性,也是由于欧洲(欧盟)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金融霸权的内部结构变化。

美国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诞生的唯一国际金融组织。这是与欧洲(原“西欧”)的联合霸权,也可以说是与欧洲的分权。换句话说,在国际金融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欧洲享有与美国同等的金融霸权。

顺便提一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首先在美国爆发,然后主要以债务危机重创欧洲,极大地推动了欧洲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努力。自2010年以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配额改革中,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愿意放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霸权(主导地位),特别是欧洲国家的集体份额,让位于“新兴经济体”中国和印度。“新兴经济体”,主要是中国,历史上通过股票改革增加了他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当然,美国仍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大股东,对该组织的金融和治理结构拥有否决权和领导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股权改革主要意味着欧洲权力向“新兴经济体”的转移,以及“新兴经济体”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代表性或发言权的提高。在美国和“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权力转移”。

然而,2019年欧洲人将继续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事实表明,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资和改革的过程中,欧洲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享有的金融霸权并没有因为权力下放给“新兴经济体”而发生根本性变化,而是增加了欧洲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霸权)权力的合法性。

我们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等老牌全球国际金融机构一直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是合法性危机。马尔帕斯和乔治娅会采取新措施克服这些组织的合法性危机吗?诚然,随着美国和欧洲继续控制这两个机构,我们可能已经看到在可预见的未来克服其合法性危机的局限性。

国际金融机构最初只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20世纪末,出现了新的国际金融组织,如金融稳定委员会(fsb)。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21世纪的挑战,新的国际金融组织仍在涌现。在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其他成员和利益相关者以提高“合法性”的名义无法从根本上动摇美国和欧洲的金融霸权。除了美国和欧洲自己,还有其他成员愿意维护美国和欧洲在其历史上形成的霸权。然而,在美国和欧洲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之外,“新兴经济体”触及了美国和欧洲的金融霸权。2015年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成立。国际金融组织的全球体系增加了这种新的国际金融组织,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进一步变革的外部压力。然而,新的国际金融组织确实需要进一步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等全球国际金融组织协调,实现成功的协调,以便共同促进全球经济治理和全球金融治理的统一,而不是造成全球治理的进一步分化和不同国际金融秩序之间的冲突。

有一点需要提及的是,根据一些国际研究和报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其他国际金融组织在全球发展中发挥着更大的作用,被称为中国的“世界银行(World)。这些意想不到的发展实际上影响了由美国和欧洲主导的世界发展金融模式(秩序)。继续由美国和欧洲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将如何应对他们认为的“中国挑战”?无论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等全球国际体系中,还是在新的国际体系中,中国和其他国家实际上都“踩上了两条船”。中国的国家角色(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世界发展中的角色)将成为包括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全球国际体系的新治理对象。

中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组织的演变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从这个角度,研究者不仅看到了全球治理对中国的深刻影响,也看到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影响。2019年6月1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会见了世界银行新任行长马尔帕斯。据报道,李克强指出,“中国作为当前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愿意深化与世界银行的伙伴关系”。然而,马尔帕斯指出,“中国仍面临许多领域的发展需要”,世界银行在他的领导下,“期待着在双边和全球范围内深化与中国的多领域合作”。预计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乔治·伊娃也将访问中国,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正在考虑与中国的合作。未来五年,中国与世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组织的互动以及中国在全球国际金融秩序中的作用将面临新的形势。(作者是著名的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杰出教授、海洋发展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许云乾编辑:尚浩

fun88 湖北快3投注 500彩票 网络电玩城游戏平台 极速牛牛app

  • 上一篇:进一扇门,办所有事!工程项目审批的“延安模式”在陕西
  • 下一篇:国庆朋友圈装X大赛即将开始 不想输就得……
  • 栏目资讯


    Copyright 2018-2019 diydoggiewash.com 常乐鳊鱼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